首页 > 剑网3 > 心情文集 > 十二门派甜文小段子 师兄们都是萝莉控!

十二门派甜文小段子 师兄们都是萝莉控!

作者:南木君SVIP  来源:178原创 发布时间:2016-11-04 13:07:37


  天天吃糖甜死大家,门派内销是师兄师妹小段子,这样的师兄给我来一打儿,最后心疼秀坊和霸刀山庄。

  该作品由178剑网3专区原创发布,作者:南木君SVIP。

  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u/3806737826

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  【藏剑】

  你拖着重剑摇摇晃晃地去西湖边找他,给他看你练了很久的风来吴山。窘迫的是,你表现并不佳,不过十几圈就晕晕乎乎的停了下来。

  你咬唇,双眼有水光氤氲。

  旁边抱臂笑看的他伸手将你抱在怀里,慢条斯理散开你有些散乱的马尾,重新梳理好。

  “还是小孩子呢。”他轻叹,“这么容易就哭鼻子了,嗯?”

 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金步摇,在你眼前晃晃。你被吸引了注意力,伸手要抢,他大笑着举高了手臂看着你死活够不到的样子。直到你又急的作势要哭,才将那钗放到你手心。

  “给你给你,都给你。师兄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
  “那师兄呢?”

  “嗯…….也是你的。”

  【唐门】

  “唔!”你闷哼一声,身上早已麻木的鞭痕又开始隐隐作痛,盐水从发尖衣角滴落,洇开脚下黑沉。

  你抬头,冰冷的眼神并未放在眼前狞笑的人面前,只是盯着对面的墙角,似乎阴暗的角落开出了花来。

  那人恼极,扬鞭欲打,却无力倒地,身后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,微长的刘海儿半垂遮掩了眉目,他没有带面具,因为这次见到他的人都已经死去,除了你。

  他沉默,将你四肢的锁链解开,你无力的倒入他怀中。

  强撑了三日,骤然放松的神经,疲惫汹涌而来,你只来得及唤一句师兄,便陷入昏迷。

  “嗯”他明知你听不到,仍轻声应道,“师兄来晚了。”

  向来冷血无情的男儿薄唇微抿,小心翼翼调整了抱姿,仿佛怀里的是此生珍宝。

  【丐帮】

  你被师姐怂恿着喝了整整一坛的秋露白,等到他寻来时,只看到一个眯眼抱着空酒坛傻乐的小家伙。

  他正无奈,却瞥见你摇摇晃晃的要从椅子上跌下来,慌忙将你扶正,你还茫然不知的对着他打了个酒嗝。

  “师兄,嘿嘿,一个师兄,两个师兄,三个师兄,好多师兄……”

  他失笑,伸手揉乱你头发,你熟练的攀着衣服爬上他肩膀。

  “小酒鬼,师兄真担心还没到你出嫁的年纪,那坛女儿红就被你偷喝了。”

  “不会…那坛…给师兄喝。”你迷迷糊糊的回道。

  “傻姑娘,那可是你的嫁妆。”

  “那…就嫁给师兄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好,师兄等着。”

  【明教】

  他一本正经的教着你官话,你却漫不经心地跟膝上的波斯猫玩闹。

  他皱眉,比中原人更深刻的眉眼上有一丝怒气,你眨眨眼,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指着书上那词问:

  “师兄,这个词什么意思啊?”

  他看过去,耳尖染上一点红晕,结结巴巴回道:“这个….这个师兄…..”话说到一半便不肯再开口。

  “啊呀,师兄,你是不是不知道啊。我知道,我教你!这个词叫’鱼水之欢’”

  他反应过来,看着你略带狡黠的双眼,忍不住屈起修长的食指刮了你鼻尖:“臭丫头,师兄的玩笑也敢开?“

  “啊呀,我才没有,因为羞涩的师兄很可爱啊~”你笑嘻嘻回道,举起心爱的猫儿,拿如出一辙的眼睛水漉漉看向他。

  “喵~”“喵呜~”

  他没辙了,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只是耳尖那点嫣红再也没消下去。

  【五毒】

  你初入五毒教,被教内随处可见的蛊毒吓得不轻。

  深夜依旧无法入睡,你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忽然一双手按住你被裹成蚕蛹的棉被,将你从窒息的危机中解救出来。

  “师兄,我怕。”

  “莫怕,师兄给你看小蝴蝶。”那人轻笑,向你伸出手,白皙的指尖上一只碧蝶挥了挥翅膀,在月光下星星点点的磷粉闪着细微的光。

  你看的入迷,伸手想要触碰,碧蝶受惊般飞起,围着那人转了几圈又停在他肩膀。

  你略带委屈的看过去,他拿起腰间的虫笛吹了几声,一群同样闪耀着光芒的碧蝶从窗口飞进来,照亮了小小的房间。

  “喜欢么?”

  “喜欢!”

  “呵,睡吧,师兄在呢。”他伸手揉揉你脑袋,略显阴柔的脸上带着满溢的宠溺。

  你闭上眼,一夜好梦。

  【纯阳】

  师傅说,当初在山下,是师兄捡到你的。

  雪地里放在襁褓中沉睡的女婴,被刚刚七岁的男孩儿抱着一步步走上华山。师傅和师叔们本来是打算将她送去七秀坊,没想到师兄抱着你死也不放,师傅一靠近你三尺之内他便死死的瞪着人,连睡觉都要把你这个捡来的小东西放在床榻内侧,生怕师傅趁深夜将你送走。

  年少早熟的徒弟生性淡泊,第一次表现出对某些东西的执着却偏偏是个刚几个月的婴儿,那时的师傅当真是无奈又觉得好笑。

  你看着迎着风雪舞剑的师兄,仙风道骨,一身道袍掩不住那人龙章凤姿,实在想象不出他也曾经像个任性的孩子,闹脾气的样子。

  正出神间,被人用剑鞘敲了额头:“又走神了,嗯?”

  “嘿嘿嘿,师兄太好看了嘛。”你伸出手,要他抱抱。

  他自然而然的将手从下穿过你张开的双臂,环绕在你背后,你将脸埋在他脖颈处,一切熟练的仿佛发生过千遍,事实上,没有千遍,数百遍总是有的。

  “师兄,我想吃糖葫芦!”“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带你下山。”

  “师兄最好啦!”“你若觉得师兄好,便用心练几天剑,师兄就别无所求了。”

  【长歌】

  师傅前几日教的曲子极难,你急得每日不是抱着燕乐半字谱坐在千岛湖畔钻研,便是躲在屋子里一遍遍练习。

  即使曲谱早已烂熟于心,琴音中却始终少了些什么,你心急又无可奈何,师姐过来看你,忍不住打趣道,“瞧小师妹急得,怕是摔琴的心都有了。”

  和她一起前来的师兄摇摇头,帮你把手上的指套卸下来,“好了,别拿这事取笑小妮子了,欲速则不达。你要是闲的慌,就去帮师傅研究新谱子。”

  “嘿,你倒是护的紧,怎么,我这个师姐还一句也说不得她了?”

  他正专注的给你通红的手指上药,头也不抬,“嗯,说不得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因为我是你师兄,而且,我记仇。”

  【天策】

  “一根马草,两根马草,三根马草……哇,好多马草!”你大清早一推开门就看见从门口地上延伸到远处的绿色的皇竹草,大大咧咧的你一点点捡起来,毫无防备,不知不觉被引到角落,被一双大手揉乱了刚梳好的双马尾。

  “想师兄没有呀?”那人将你举起来放在肩上,顺手摸了摸你冠上的小翅膀。他俊朗又刚毅的脸上还带着未洗去的烽烟,右手提起的长枪红缨尾还残留着暗红的血腥,偏偏眼底一片温柔,似夕阳中凌烟阁后波光粼粼的水面,被阳光赐了一点璀璨。

  你不说话,只用力勾住他脖颈,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这个人一直留下,虽然知道不可能,但是小孩子总是有耍赖的资本的,尤其他一向宠你把你宠得无法无天。

  “好了,是师兄不对,上次不该不辞而别的,但是府里令下的急,战事正紧......”他叹口气,以为你还在郁闷上次的事情。

  你伸手捂住他眼睛,他不得已住口,却感觉肩部一片湿润,听见你带了哭腔小声道:“隔壁营的师兄这次就没回来,我害怕,师兄,每一次你走我都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,你去战场我不拦着你,但是你走的时候别不叫我,好不好?”

  他愣了下,把你从肩上放下,单膝跪地蹲在你面前,轻吻你额头:“小师妹还没长大,我怎么舍得离开。”

  【苍云】

  “嘿,师妹你怎么老往地牢跑。”你沉默的甩开身后一脸好奇的同营师兄,左拐右拐下到苍云堡深处,那里很冷,地底经年不化的玄冰将寒气一缕缕传上来,你哈了口气,玄甲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。

  隐秘的尽头深处,那人正垂着头摩挲着手中盾刀,神色落寞,你奔到他面前,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冰晶一般的雪莲。他抬头,看着你笑笑:“小师妹,又是你啊,多谢啦。”

  “没……没事。”你有些拘谨,小脸不知是冻的还是羞的,红了一片“师兄最近好点了么?”

  “嗯,此处阴寒,小师妹别总往这里来了,我已经好多了。”他点点头,将你跑来时甩到胸前的绒羽拨回背后。

  “不冷。”你摇头,伸手抱住那人,小小的身子只到了他腰部,却仍执着的仰首看着眼前的人,一字一顿:“喜欢师兄。”

  “唉,说不过你。”他摇摇头,眉眼带笑道:“新的刀法习得怎么样了,给师兄看看。”

  你将大师兄新教的招式演给他看,在他仔细纠正的时候一动不动偷眼看着他的容颜,被人发现后哭笑不得地在额间被赏了一个弹指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阴森的地牢深处两个人却浑然不知,一个不曾反觉,一个不肯思及。

  【万花】

  师兄忙着看病人,伸手拍拍你头要你去外面玩,你却板着一张小脸一双小短腿在药庐里外跑来跑去,一会儿给师兄递银针,一会儿帮旁边师姐抓药。

  等师兄忙完,抬头一看,你正一脸严肃的对隔壁天策的小弟子说:“伤口吹吹就不痛了,你要不要试试?”向来温润如玉的万花大师兄黑着脸把你从军太身边提走,军太呆呆的看着你毫不反抗的被提溜走,刚想笑又扯到了带伤的嘴角,忍不住呲牙裂嘴。

  你有些无辜,眨眨眼挣扎道:“嗨呀,师兄快放我下来,好丢人呀!”师兄笑的温柔,只是背后隐隐约约有黑气张牙舞爪,你揉揉眼,发现又看不见了。

  “吹吹伤口就不痛了?”他眯眼,道:“这是哪本医术上说的啊,师兄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额......”你有些心虚,一口亲到师兄侧脸上,讨好的看着人。

  “算了。”他揉揉头,有些无奈又有些认命“不许再说这些了知道了么?”

  “嗯!”

  【少林】

  小和尚左右看看,哇的哭了:“为什么我没有师妹,呜哇!”

  大和尚闭目念经,手里菩提子转了几圈,偷偷睁开一只眼瞅见自己师弟还是抽噎着站在那里,委屈的双眼通红,偷偷叹了一声,起身去了后院。

  翻翻找找半天,总算找到了小师弟心心念念的那根方丈赐予自己的韦驮棍。

  大和尚一脸正经的把武棍放到了小师弟厢房里,金色的武器刻着莲华暗纹,在小小的蒲团前闪闪发亮。

  小师妹有什么好,小师弟多乖啊,阿弥陀佛。

  【七秀】

  没师兄,唯一的师兄跟师姐私奔去五毒教了。

  ps :苍云的原型是门派挂件运筹帷幄幕的npc!特别心疼那个苍爹!

  最后,求个情缘缘啊爱你们么么哒!

相关TAG: 剑网3玩家作品 | 剑网3玩家分享 | 剑网3玩家文集 | 剑网3心情文集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