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剑网3 > 玩家文集 > 剑网3十二门派皇家狗粮之撩汉不成反被撩

剑网3十二门派皇家狗粮之撩汉不成反被撩

作者:南木君SVIP  来源:178原创 发布时间:2016-11-03 10:31:35


  这狗粮吃得我心甘情愿,大家走过路过顺嘴吃一口,齁不到你找我!

  该作品由178剑网3专区原创发布,作者:南木君SVIP。

  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u/3806737826

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  【霸刀】

  听说藏剑山庄又举办了名剑大会,你暗搓搓的报了名,想着那人生辰将近,若能在大比中夺魁,便将那神兵当做贺[pin]礼。

  几轮过去,你屡战屡败,垂着头回家感觉娶妻无望,闭门不出,连北街早餐摊上最爱的咸豆花都没心情吃了。

  那人听说你心中郁闷,顾不得手中刚淬好的鸿鸣龙雀,急匆匆赶来。他蹙眉进屋,却瞥见你鼓着包子脸一下下戳着江湖间颇为风靡的黄叽布偶,嘴角忍不住轻扬。

  “傻瓜,我霸刀山庄与藏剑素来不合,你若是真拿了那叶家做的兵器,怕是连山庄大门都进不去。”

  “虽然我霸刀子弟自有神兵,不过……带你去踢个场子,倒是可以的。”

  “把那个黄叽布偶丢了,乖,等你嫁进来,我给你养一屋子的闪电貂。”

  【天策】

  那日,他带你去牧场踏青,你却趁他不备抱着他滚下了马。

  还好牧草正值肥美,两人都没伤到什么地方。

  他有些不解,又有些焦虑看着自家爱马远走的方向。

  你揪住他身后垂下的翎羽,他低头轻啄了你嘴角,眼神宠溺:“乖,别闹。”

  你不听,使劲拽着他的须须,彼此间距离愈发近了,你看着他,吻了过去。

  他的唇极薄,色淡,啃噬间带了血色,他不在意,依旧纵容着你胡闹。

  忽然,你停了下来

  “我重要还是莎莎重要?”

  他沉默,你气的伸手推开人就要走。

  “天策武功,离不开长枪与战马。”他突然开口,眼神专注。“没有它们,我如何护你一世平安喜乐。”

  “我不怕战死沙场,只怕大唐覆灭,怕你流离失所。”

  【藏剑】

  “喂喂喂,把少爷放开!”即使被点住了穴道,他依旧嚣张的让人牙痒。

  你是那种委屈自己的人么?显然并不是,你四处看看,发现并没有什么能堵住他嘴的布料,索性,直接吻了上去。

  挺甜的,你看着他睁大了双眼却说不出来话,满意的缩回身去。

  “咳,我绑你来,就是为了…”你解开他穴道,清清嗓子,刚要开口,却被他打断了。

  “少爷知道自己英俊潇洒,你暗自倾心也是理所当然,虽然姑娘你刚才轻薄于我,不过少爷我还是会负责的!”他耳尖微红,语气却骄傲的不行。

  负责?你错愕地看着他,“可是,我找你来只是想让你给我铸剑啊。”

  他急了,抱着你不松开,使惯了重剑的臂膀格外有力,你挣脱不开。“你你你,你亲了少爷,就得嫁到我们藏剑山庄,不然一个剑把都不给你铸。”

  “喂,你不讲理。”

  “五庄主说了,讲理要不到媳妇。”

  “你赢了。”

  【少林】

  你曾以撩拨他为乐,期冀着看到他乱了禅心的样子。

  每每铩羽而归,你以为自己不过是寻个乐子,却傻的丢了一颗真心都不自知。

  你知晓自己心意的那刻,却也是知晓此情无望的那刻。

  你丢兵卸甲地离开寺院,以为时间会模糊一切。

  三月之后你看着追来的他,泪眼朦胧。

  “贫僧,不,我还俗了。”他面容沉静,如往日日日夜夜在佛前诵经的他一般无二。

  他来的匆忙,依旧是在寺里的装扮,僧袍,袈裟,禅杖。

  抱起你的时候,你忽然有种亵渎佛灵的负罪感,他却笑着在你耳边轻语:“你不就是喜欢贫僧穿着袈裟的样子么?”

  你羞红了脸,支吾着说不出来话。

  “那….成亲那晚,贫僧也穿着它,好不好。”他语气微妙,带着引诱,“只是,弄脏了,怕是不大好洗。”

  【七秀】

  这个门派没有成男[点蜡]

  【纯阳】

  江湖传言,纯阳宫弟子,屁股手感极佳,乃华山一绝。

  你知道之后跃跃欲试,每每将目光停在他身后。

  他初时不觉,后来却也渐渐觉察了什么,却不点破,白日里他要练剑,打坐,念经,悟道,你往往没有机会说些什么。

  晚间,云雨过后你看着闭目的他,轻唤几回都未曾应答,你放下心来,伸手往他背后探去。手臂越发向下,却猛地被人扣在腰间,你抬头,他似笑非笑的看你。

  “谁刚才哭着要贫道休息的,嗯?”

  “你想知道的永远不会知道,不过,贫道可以让你知道,贫道的腰好不好。”

  你欲哭无泪间被人压在身下,他撑着手臂,青丝散乱。

  “既然还有体力好奇,不如继续好了。”

  【万花】

  你总觉得他是个很怪的人,万花青岩,离经易道不在少数,他却单修花间。

  明明是个温润如玉的人,下手却毫不留情,说他无情,算不得,说他君子,又有些勉强。

  你注意他很久了,甚至有些动心。

  开始是偶遇,后来是刻意,你一次次和他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擦肩而过。

  后来大唐陷入战乱,你看着他和谷中弟子奔赴沙场,你看着他为了挽救伤兵重新修了离经,双修的人总是更忙些,他渐渐消瘦。

  那次战役惨烈得很,你受了重伤,他奉命过来医治你,你忍住雀跃的心情,装作玩笑道:“大夫你长得真好看,跟我梦中的公子一样。”

  他皱眉包扎好你的伤口,伸手将你散乱的发拢好,道:“我还以为,你’偶遇’了我那么多次,已经看习惯了。”

  “啊?”你呆住了,“我我我…”

  “我什么,”他慢条斯理看你,眼角带着笑意,带着草药气息的手指抵住你的唇,阻挡了所有徘徊在舌尖的字句,“此役不知何时了,若你我能在这乱世侥存,便随我去青岩,见师父吧。”

  【唐门】

  你偷拿了他的弓弩,抵在他胸前。

  “别动,快,自己把衣服脱了。”你双眼发亮,笑嘻嘻道。

  半幅面具遮掩了容貌,他低头,长刘海儿下的阴影模糊了表情。

  往日扣动弩机的修长手指一点点解开衣襟,精瘦的胸膛露了出来,带着常年潜伏于暗处的苍白。

  “继续?”他声音低沉,双眼微红似乎有烈火蔓延。

  你点头,看着他,目不转睛。并不夸张的肌肉宛如蛰伏的凶兽,你很清楚当这副身躯显露杀机时是如何的美丽,并深深为之着迷。

  他抬手,冰冷的弩机瞬间解体成一个个精巧的零件。

  你暗觉不对,正要抽身,却被人搂入怀里吻住了耳垂,身子发软。

  “很敏感?”舌尖一点点濡湿了耳廓。“你只记得我唐家堡机关无双,可是忘了蜀地唐门五毒,蛊毒双绝?”

  “效果不错,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【五毒】

  有时候你会吃些很莫名其妙的醋,比如他穿的太少了,比如他给过隔壁炮哥一只冰蚕。

  总之你很吃味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给他人的圣手千蝶。

  你决定给他个教训。

  从万花谷弟子手里买下的上品迷药,被仔细地涂在唇上,亲热间他中了招,动弹不得。

  你拿出毛笔,在他肌肤上勾勒一道道神秘而瑰丽的纹路。

  “这里是我的,这里也是,腰也要涂上,还有腿….”紫金色的药水涂上之后就难以消去,宣扬着这人已经专属于你。

  完成之后你满足的想要收拾犯罪现场,却发现他的双生蛇悄无声息地缠上了你双腿。

  “你你你!你醒着!”

  “若不是今日娘子这般行为,为夫还不知娘子竟是个醋坛子。”

  “想必是为夫平日没给娘子太多安全感,为夫知错了。”他将你挣扎的手扣在一起抵在头上,低下头来,“娘子,为夫醉舞的时候,好不好看?”

  “好看”他俊邪的容貌即使看了多少次你也已经抵抗不来。

  “那是因为为夫腰好,娘子要不要…感受一下?”

  【明教】

  你在给他的小鱼干里下了迷药。

  精铁铸成的铁环束缚了生性自由的野猫,他看着你,用他蔚蓝如海的双眸。

  你心虚间移开目光,索性拿绸条遮住他目光。

  生疏的解去他身上本就不多的衣物,努力回想亲友塞给自己的春宫图册中的内容,却紧张的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似乎被那人胸前两点茱萸吸引了目光。

  你深呼吸,犹豫地试着舔了一下。

  只看见原本淡定的他呼吸错乱了一瞬,仿佛受到鼓励一般,你将那点嫣红整个含入嘴中,却被不知什么时候挣开枷锁的他推开。

  你心灰意冷垂首坐在地上,以为那人必是嫌弃自己。

  被人抱起来的时候,你不知所措,又暗自欣喜。

  “虽然很满意你主动的样子,不过第一次,还是我累一点吧。”他低头轻吻你额头,“中原人,乖一点,嗯?”

  【丐帮】

  他还未醒来。

  你将千金的佳酿拍开封泥,浇在他身上。

  冰凉的酒液自他身上流下,一道道水痕纵横交错。你俯下身舔过他轮廓分明的腹肌,舌尖轻巧的扫走每一滴停留在腹部沟壑里的美酒。

  你好像醉了,又好像还清醒。

  抬头看着醒过来满脸诧异的他,你笑笑,给了人一个酒气四溢的吻,初时他猝不及防,而后却是霸道索取着你唇齿间每一丝酒意。

  “好喝么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被人压在身下。

  “嗯。”他声音嘶哑,双手不老实地肆意游走,“谢谢款待”

  【苍云】

  雁门关的冬日总是格外寒冷。凛冬将至,他每每将你抱在怀里,耳鬓厮磨间不知道是谁温暖了谁。

  那日他又将你护在臂弯中,你却不像往日那般老实,任性地要他穿上玄甲。

  他怕玄甲寒凉,你却不依。

  换上之后他不肯再接近,你却刻意撩拨得他火起。

  此时他才发现玄甲被你用精致的银链锁住,短时间解不开来。

  你笑的得意:“想要么?求我啊~”

  他沉默看着你,忽然也笑了。那盔甲下的银链寸寸皆断,竟是被内劲强行挣开。

  你慌了,转身欲逃,却被他一把抓住推到床上。

  “求你,嗯?”他慢条斯理的解开你身上衣物,“我觉得你求我的可能性更大呢。”

  他将脸埋在你脖颈间,炙热的吐息仿佛要将你灼伤,“待会儿别求饶,我不会听。”

  【长歌】

  他偶感风寒,虽无大碍,却难免有些不适。

  你来看他,邀他去你名下的温泉庄子,他欣然而来,却不知温泉不可久泡,等你寻来时,这人已经意识朦胧了。

  你失笑,把人抱起,回房间将人放上床榻的时候自己却已经无力再起身,索性躺着歪过头看着那人侧脸,他眉目极为清朗,你看痴了,竟不知道他何时醒了过来。

  尴尬间你欲起身,却被他拉入怀中。

  “看够了就想走?”

  “真以为,我没带琴,就不是你琴爹了?”他的手抚过你脸庞,你感觉到那手上除了琴茧,还有厚厚的剑茧。

  “我这里有好琴,好剑,却唯独缺了一把剑鞘。”

  “不知道,姑娘可否舍爱?在下,感激不尽。”

相关TAG: 剑网3耽美图文 | 剑网3玩家作品 | 剑网3经典图册 | 剑网3玩家分享 | 剑网3玩家文集 |